《觉醒年代》里为什么没有出现杨开慧?其实事出有因

电视剧《觉醒年代》表现的时间从1915年开始,到2021年建党结束,这期间,正是与杨开慧相恋到结婚的时间段(1920年冬,杨开慧与结婚,时年20岁,比她大8岁)。在所有的建党题材影视片里,出现时,必定会出现杨开慧,这已经成为之前影视创作的一个约定俗成的规律,但是,我们可以注意一下,在《觉醒年代》里,从头到尾,都没有杨开慧的任何身影,演员表中,也没有杨开慧的角色出现。

其实,这并不是《觉醒年代》的一次有意的忽略,而恰恰验证了《觉醒年代》的标新立异之处。

可以说,表现建党题材的影视剧已经拍出许多了,《觉醒年代》在2021年立项这个题材的时候,可以说是面临着一个艰难的选择,那就是建党题材如何避开之前非常成功的表现方式的问题。

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出,之前拍摄的建党题材影视剧,已经出现了比较严重的重复拍摄的问题,后来拍摄的影视剧,如何回避之前的拍摄思路,是当务之急。

《觉醒年代》另辟蹊径,并没有详细地交待建党的事实与过程,而是注重展现了思想上的启蒙,对于建党思想的至关重要的理论支持。

这就有效地规避了之前同一题材侧重于历史史实的表现,从而找到了一个崭新的图说历史的新空间与新领域。

而我们仔细地辨识一下,会发现《觉醒年代》的题材立意,重点瞄准的前一部影视剧,是2011年拍摄的32集电视剧《中国1921》。

也就是说,《觉醒年代》在很大程度上,更像是选择了与《中国1921》不同的表现空间,进行了自己的叙事展演。

这样,《中国1921》里表现的重点内容,在《觉醒年代》里都作了有意的回避。

《中国1921》的主体视角是青年,而与杨开慧的情感发展历程,在《中国1921》中表现得相当完整,且富有递进性。

而《中国1921》里的另一条时代背景线,则放在段祺瑞操控的北洋系的衰落与出局过程上,这也是《中国1921》里的一个出人意料的副线设置,但有了这条线索交待,才能把握住北洋系是如何逐渐滑向没落,才能透彻地展示电视剧所表现的建党时期的时代背景纵深。

《中国1921》意图说明的是,当时的徐世昌只不过是一个段祺瑞在幕后操纵的傀儡总统,电视剧里,他看似热衷于南北议和,但电视剧用一个他跪拜年幼的溥仪的镜头,说明他的一统中国的目的,只不过是想把他企图来日掌控的一统江山,交到清朝末代皇帝的手里,他的动机,与袁世凯走的是一脉相承的路线。

到了《觉醒年代》里,我们可以注意一下,《觉醒年代》采取的策略,是从《中国1921》里偏重于段祺瑞的视角主线,转向了徐世昌。在《觉醒年代》里从头到尾也没有出现北洋系重要的幕后人物段祺瑞,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出,《觉醒年代》里把段祺瑞置于幕后,并不能真正地反映出北洋政府的决策本因。

《觉醒年代》里的徐世昌只是一个和稀泥的角色,把他置于大背景的前景人物,《觉醒年代》恰恰交待不清。在这一点上,《觉醒年代》远不如《中国1921》那样,把北洋政府的本质以及为什么巴黎和会成为五四运动的导火索阐述得透彻到位。

在《中国1921》里,始终强调段祺瑞出于穷兵黩武的目的,不得不与日本靠近,借得钱款,武装自己的部队,所以,才有了段祺瑞委派曹汝霖、章宗祥之流与日本人暗中勾结、出卖青岛、导致国怒人怨的爆发性结果。

而到了《觉醒年代》里,因为略过段祺瑞这一条幕后操盘手主线,后来曹汝霖家里被火烧的情节,就前因交待不足,观众会奇怪,曹汝霖怎么成了学生指斥的罪魁祸首。

这一点,可以视着《觉醒年代》的不足,但更应该看到,是《觉醒年代》在编创的时候,有着一个强烈的欲望,就是撇开《中国1921》中表述得非常成功的线索交代,而专注于《中国1921》里没有表现的环节与维度。

这就形成了《中国1921》里专注的是北洋系幕后操纵者段祺瑞的言行与动机,反映出五四运动的背景纵深,这一点是把握得很精准的,很有说服力,也抓住了历史的要害,而《觉醒年代》因为不想嚼《中国1921》中嚼的很香的馍,所以直接把段祺瑞作为一个影子一样的存在略而不提,让他在徐世昌的身后若隐若现,但反而对激发五四运动的政治势力的真正动因,交待不清。

也出于这样的动机,《中国1921》里的重点是以的视角,来透视五四运动的发生过程,所以,《觉醒年代》就采取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角度,重点是以陈独秀的一家来构造人物情节。

我们注意一下,在《觉醒年代》里虽然展示了他的思想演进过程,但对他的形象塑造,并没有置于前景地位。

在《觉醒年代》中,因为电视剧最初的构思方向是侧重于思想的启蒙,着重于新旧思想的碰撞与对立,所以,只有涉及到思想领域的人物,电视剧都作了重点呈现。

比如之前影视作品中只是作为过场人物一笔带过的辜鸿铭、林纾这些守旧人物,在《觉醒年代》里也作为一个重要的思想代表,延伸到他们的生活习惯与品性定位,塑造出了他们在之前的中国影视作品里少有提及的丰满的形象特征,这也使得《觉醒年代》缘于这种剑走偏锋的设置,而烙印上了浓烈的文化习气,给观众带来了一股之前影视作品向来疏忽于思想交锋所必然造成的少见的新鲜意味。

在这种以文化启蒙纵揽时代风云的整体基调下,《觉醒年代》把陈独秀、李大钊、胡适作为电视剧的主角,并且按照这种排名递减性,对他们的个人生活与情感世界,作了由繁到简、简略得当的描写介绍,陈独秀一家交待的最为详细,李大钊次之,胡适再次之。

按照这样的人物设定原则,在剧中的出现,多与陈独秀主线中的陈延年建立角色关系,属于一种副线的位置,《觉醒年代》也就对的情感线索没有提及,以避免对主线陈独秀的形象塑造产生分流作用。而情感线索里的杨开慧形象,也就很自然地作了隐性处理。

《觉醒年代》里还有很多方面与《中国1921》的设置遥相呼应。比如,《觉醒年代》里对徐世昌的造型设置,就与《中国1921》非常逼近。

《中国1921》里的徐世昌是由电影导演叶大鹰客串扮演的,说实话,叶大鹰在演技上实在不敢恭维,整个人物从头到尾一副萎靡不振的调门,根本紧不起人物的内在节奏,叶大鹰可以说无法呈现出人物在夹缝中求得一线生机的那种矛盾心态,给人的外在感觉就是浑浑噩噩,嘻嘻哈哈。

而《觉醒年代》里的徐世昌由曾经在电影《孙中山》里扮演过男主角的刘文治出演,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演员把人物的那种小心谨慎、胆战兢兢的心态表现得相当的到位。

更值得注意的是,《觉醒年代》里的陈独秀的扮演者正是《中国1921》里同一角色的扮演者于和伟。在《中国1921》里,于和伟的戏份并不多,与其他影视作品里的陈独秀扮演者相比,甚至觉得稍逊一筹。

但是在《觉醒年代》里于和伟得益于电视剧人物刻画全部向这个人物倾斜,从而创造出了一个富有人情味、完全正面、内敛真诚的人物形象,超越了之前的所有版本的影视作品对陈独秀的形象塑造,把这个人物打造成一个带有学者气的创世纪英雄。

之前的影视作品里总不忘刻画出陈独秀的蛮横、霸气、急躁的一面,在《觉醒年代》里因为于和伟的个人形象偏重于儒雅的定性,而全部荡涤一空,甚至剧中陈延年指斥陈独秀的家长作风,在片中因为于和伟的个人形象原因,并没有显现出来,反而觉得难以理解。

总之,《觉醒年代》里的陈独秀可以说是影视作品里的这一形象的天花板高度,整个电视剧表现出了陈独秀的重亲情、重人情、重阶级情的丰润的精神世界,这样的定性,难怪《觉醒年代》里的陈独秀刷新了观众对陈独秀的旧有印象。

甚至可以说,《觉醒年代》里对陈独秀的形象有拔高之嫌。但这也反映出《觉醒年代》定位于五四运动的前后区间,并没有顾及人物的性格与命运的未来走向而形成了目前的人物塑造特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