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耶诺德青训模式

米歇尔斯说,他年轻时关于邻国德国人深刻的记忆,就是每当有世界杯欧洲杯的夏天,“我们的邻居嗓门总会特别大,总会对周边国家的人大喊几声”。足球领域里,德国有着值得炫耀的资本。但是当米歇尔斯和他的弟子克鲁伊夫,从上世纪60年代中后期开创出全攻全守潮流后,德国再也难以专美。战术上的创新,是荷兰进入世界足球版图的起点,此后半个世纪,橙衣军团总能保持自己独特的地位,更因为他们层出不穷的一代代人才。

巴西世界杯四强球队当中,荷兰不论人口基数,国内联赛规模,还是世界杯履历,都比不上另外三个世界杯冠军国家,但是谁都不能由此小视荷兰足球,哪怕是相比之下庞大得如庞然怪物般的近邻德国。由米歇尔斯开创,克鲁伊夫和范加尔发扬光大的阿贾克斯青训体系闻名遐迩,一直是荷兰足球的脊梁,但阿贾克斯并不是荷兰俱乐部足球青训的唯一存在。巴西世界杯,范加尔的部队,更要感谢费耶诺德的青训体系。

费耶诺德和阿贾克斯、埃因霍温,并称荷兰足球传统三强,但名声不如另两家,七八年前,为了获得欧冠资格,缩小和阿贾克斯、埃因霍温的差距,费耶诺德大举投入,高薪引进霍夫兰、马凯、范布伦克霍斯特这些成名球星,但是最终还是无缘欧冠,远落后于当时由范加尔执教的阿尔克马尔,俱乐部负债超过5000万欧元。

为了维持俱乐部运营,费耶诺德只能将眼光转向青训,自己来培养人才。这样的过程十分艰苦,包括客场0∶10输给埃因霍温的惨痛——当时队中就有德弗里、因迪、维纳道姆和费尔这四个本俱乐部培养的年轻球员。但是由赫尔托格领衔的费耶诺德青训,并没有用太长时间,便取得了一定成就。“我们一定要让自己培养的球员尽可能进入一队,这已经成为了俱乐部政策。”赫尔托格如是介绍。

0∶10惨败中的四位年轻人,如今都进入了范加尔的世界杯阵容,事实上,荷兰队23人,7人来自费耶诺德,另外还有包括范佩西在内的4人,此前效力过费耶诺德,这个俱乐部为范加尔部队做出的贡献,高于其两个荷兰宿敌。在荷兰U21、U19和U17梯队中,仍然是费耶诺德领先。

温格就说赫尔托格的业绩,“欧洲最佳”。连续五年,瓦尔克诺德青训营(费耶诺德青训营)都是荷兰最佳,这种评语和评选,不仅要考量职业球员成材率,还要考核青训营如何培养球员的全面素质成长。

费耶诺德的青训成功模式,难以一语概括,俱乐部风格上,费耶诺德也是低头苦干型,和阿贾克斯迥异,费耶诺德的俱乐部口号,就是Geenwor-denmaardaden——少说多做。一个标准的劳工阶层俱乐部。

这里的青训体系,从低龄组就安排全场比赛,目的是让小球员们及早适应成人场地规模,同时又可以减少一些身体对抗。每个年龄组的球队,只有18人,这样精简的队伍规模,让教练可以分配更多时间给每个球员。教练在个人技术上,不会过多约束孩子,甚至鼓励他们参加周边社区的各种业余比赛、鼓励他们使用自己学来的或琢磨出来的新技巧。

这是一种极简却又极富成效的青训模式,赫尔托格甚至觉得没有什么“秘密”,只是将这种青训哲学坚持到每一个细节中,却绝不容易。尤其当大比例选用本俱乐部青训球员进入一队,对一队成绩势必会造成一些影响,这样的代价必须要承担。费耶诺德因祸得福,他们依赖本俱乐部青训球员,结果反倒给了自己培养出来球员更多机会。青年队梯队的球员们,和一队之间没有其他欧洲豪门那种深不可测的鸿沟,青训球员和一队主力之间,交往非常多,所以当德弗里、因迪们在世界杯上有良好发挥时,给青训球员的激励作用之大,难以估量。这是最好的榜样,因为从梯队到一队的距离,由于这种简单的小规模梯队架构,而充满了实现可能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