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让邻家多佳话张英和杨翥的故事则说明:为人处世学会谦让

在安徽桐城西后街,过去有条远近闻名的“六尺巷”,也有人把它叫作“公平巷。”与别处巷道相比,它并无多大不同,更谈不上热闹繁华,可是,说起它的来历,倒很有意思。这要从清代康熙年间的重臣张英说起。张英(1637~ 1708年)字敦复,号乐圃,桐城人,进士出身。历任翰林院编修、南书房行走等职,累官至文华殿大学土兼礼部尚书。曾主持编纂《渊鉴类函》《平定朔漠方略》等重要典籍。《清史稿》说:“(皇帝)巡行四方,必以英从。一时制诰,多出其手”。他是康熙皇帝十分赏识的重臣。

张英虽然身居高位,历任要职,但他对自己要求极其严格,史家说他“缜密恪勤……有所荐举,终不使其人知。”他敢讲实话,不藏隐忧,“民生利病,四方水旱,知无不言”,可见是个很老实的官员。难能可贵的是,他对自己的家人要求也很严格,任何人不许打着他的旗号骄纵滋事。他当了宰相之后,其胞弟总想以此光耀故里,以显威仪。一天,张英弟弟要翻修房子,他嫌原来宅基太小,便仗势向外扩出了几尺,这自然妨碍了邻居。他原以为邻家会隐忍不发,谁知这家也是寸土不让的主儿,两家由此起了纠纷。

张英的弟弟自恃朝中有人,一封书信写进宰相府里,希望哥哥给他撑腰。不久,京城来信了,他打开一看,哥哥不同意他的做法,并附有一首七言绝句: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张英的弟弟看到这封别致的来信时愕然。他反复吟读着哥哥写来的四句诗,细细品味着其中的道理,很快领悟了哥哥的用意。于是,他先向邻家道歉赔礼,又在原宅基地上后撤了三尺,一场一触即发的“邻里战争”,就这样平息下来。后来,邻家在修房子时也主动让出了三尺墙基,原本仅可容人的宅隙竟成了六尺巷道。

从此两家和睦相处,桐城也因此留下了这段“公平巷”的故事。类似这样的事情,明朝的礼部尚书杨翥也碰到过。不过,不是他家恃强欺负人家,而是邻家无理侵害他家。这场纠纷也是因宅基地而起。杨家无端被邻居欺负,家人气愤不过,便将这事告诉了在京城当大官的杨翥。谁知杨翥并不生气,他在给家中的信上写诗说:余地无多莫较量,一条分作两家墙;普天之下皆王土,再过些儿也无妨。无须多说,这场由邻家挑起的宅基地纠纷也很平静地解决了。历史上的杨翥是个颇有气量的人物,常常教导家人要善待邻家,即使有人欺负到门上来,他也以乡谊为重,从不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伤了邻里间的和气。

杨翥的邻居曾诬陷他的家人偷鸡,还故意在雨天掘地淹他的家,杨翥对此都以大度胸怀予以化解。终其一生,无论是寒微为民的时候,还是大紫大贵的日子,他从没和邻居伤过和气。再往前说,宋代尚书杨珍,在对待邻居的态度上也很值得称道。杨珍原是前蜀王建朝的礼部尚书。公元925年,后唐庄宗灭了西蜀,杨珍也归降了唐朝,改授工部尚书。杨珍家的子弟听说杨珍当了“建设部长”,立即从长安赶到洛阳向杨珍哭诉:“我们在长安城里的旧房子都被四邻占完了,那时你在那边当官,我们敢怒不敢言,现在你做了当朝的大官,一定要出出这口气,赶快把房子要回来!”

杨珍听了家人的话,也觉得很有道理,但他细细一想,家里人去要房子,难免有泄愤的举动,这样,势必生出意外的乱子。不管怎样,出乱子总不是好事。于是他缓缓说道:“那些房子经过这些年的战乱,一时的归属怕说不清楚,我看宁可忍让一些,也不要再扰人家,免得再生事非。”家人们一听,那里肯依?便一齐争辩道:“现在平息了战乱,仍是大唐旧制,有什么说不清呢?原本归我们的房子,怎么让人家随意占去而不要呢?他们要是耍赖不给,就到官府告他!”说完真的递上一张状子。杨珍看了状子,默然无语。

良久,他才拿起笔来在状纸上写下这么几句:四邻侵我我从伊,毕竟须思未有时。试.上含光殿基望,秋风衰草正离离。诗中的含光殿是唐玄宗建的大明宫的正殿,盛时装红挂绿,极其豪华。但在若干年后也坍塌了,原本是歌舞场的殿堂成了秋草离离的荒地,世事沧桑,真是变化无常!在杨珍看来与邻家毕竟有过一段“和平相处”的光景,经过战乱的凄苦,更应珍惜祥和的日子。要论房子的豪华、庞大,普天之下谁也比不过皇家。可连当年兴盛的含光殿如今都变成了荒凉的草场,更何况平常百姓的住所呢?

为人处世,应当珍惜相互间的友谊,不可为一星半点的东西争来争去,既便争到皇家基业这个份儿上,若干年后又能如何呢?杨家子弟看了杨珍这一“批示”,知道再争也无用,只好作罢。杨珍在后唐灭亡后又人仕宋朝,官至礼部尚书。他身历三朝,政绩平平,在历史上也没留下显赫的名声,但在处理自家的房产时,有此一段佳话,作为一名封建官员,这一点也算是可取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