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固执的军事冒险俄国现代史上的首次失败被迫放弃大片领土

尼古拉一世被称作“欧洲宪兵”,这并非没有道理。心胸狭隘、十分保守的他从未想过登上皇位统治俄国。自1796年出生以来,他一直被按照士兵的要求培养,尼古拉的导师经常打骂直至他屈服,结果他慢慢养成了多疑且略带偏执的性格,且登基后这种性格特征越发明显。最终导致了俄国宫廷灾难的发生——固执地挑起克里米亚战争。

叶卡捷琳娜大帝和土耳其苏丹之间的条约保证俄国军舰可以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进入地中海,所以俄国投资建设了黑海舰队。但是,1841年,由于英法等欧洲大国担心俄国扩张,认可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限制海军进入该海峡的权利。

1853年7月,多年抗议无果后,尼古拉开始挑衅行动,入侵土耳其控制的瓦拉吉亚和摩尔达维亚两省。英法和土耳其都认为这次俄国沿多瑙河入侵是打前站,下一步就是攫取保加利亚、塞尔维亚,最终目的是粉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沙皇确信无论是英国还是法国都不会为了保卫苏丹铤而走险对他发动战争。最后君士坦丁堡为他们做出了决定,于1863年10月8日对俄国宣战,灾难性的克里米亚战争由此展开。

11月,俄国人在锡诺普与苏丹的舰队交战,彻底摧毁了这支七拼八凑的小舰队。人人都期望这场胜利就此能够决定战争的胜局:苏丹仅剩下十几只船,而对于将在多瑙河沿岸以及可能在克里米亚进行的战争来说,经陆路调遣土耳其部队是不切实际的,战争将难以为继。土耳其人求和,但尼古拉看起来丝毫不准备让步,就在此时,担忧俄国扩张的欧洲大国介入了。1854年3月27日和28日,英国和法国对俄宣战。

一支英法联合舰队从欧洲奔向俄国黑海舰队大本营塞瓦斯托波尔,但两国都准备不周,指挥官也是无能之辈。英国海军只有一张克里米亚地图,而且地图中并未标注水深,结果他们试图登陆时军舰搁浅了;法国海军连地图都没有,他们根据一位法国艺术家十年前游览塞瓦斯托波尔时绘制的两幅水彩速写制订作战计划。英军总司令是第一代拉格伦男爵菲茨罗伊·詹姆斯·亨利陆军元帅,他在滑铁卢战役中担任惠灵顿的秘书,但已远离沙场40年。80多岁的他对海军战略一无所知,年迈昏聩的他在整场战役中都称敌人为“法国佬”,而且每当有人试图纠正时他都会勃然大怒。

克里米亚战争成为致命的闹剧,拖到第二年也没有结束。塞瓦斯托波尔只是诱饵,英国舰队有效地实施了连续11个月的封锁,企图饿死那些尚未屈服于连续火炮轰炸的俄国人。英法联军沿着阿尔马河与俄国人交战,从巴拉克拉瓦港向内陆推进,一直到达山谷地带,有勇无谋的轻骑兵正在那里等着他们。

尼古拉一世并没有在有生之年看到这场战争的毁灭性后果。他在1855年年初感染流感,疲惫不堪,沮丧至极;他拒绝接受治疗,仿佛希望死亡加速降临。这个心力交瘁的人于2月18日去世,享年59岁。

他曾试图掌控帝国的方向,希望把它转变为保守主义的堡垒,可惜以失败告终,无论还是管教都无法抑制不断涌现的异议。1856年3月30日签署的《巴黎条约》结束了这场不光彩的军事冒险,俄国被迫放弃大片领土,失去黑海控制权以及博斯普鲁斯海峡的自由通行权,这是现代历史上俄国军队的首次失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